唐山丰润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邓秀芬诉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赔偿责任案

2014-09-12 16:59:40 来源: 本站

 

邓秀芬诉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

医疗损害赔偿责任案

(一)首部

判决书字号: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2012)丰民初字第3610

案由:医疗损害赔偿责任

诉讼双方:

原告:邓秀芬,女,19861112出生,汉族,居民,户籍所在地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福园小区105402室 ,现住唐山市丰润区12小区147202室。

原告:陈艳辉,男,1988313出生,汉族,农民,户籍所在地河北省唐山市路南区汉沽汉丰镇震新村一街614号,现住址同上。

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住所地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曹雪芹西大街22号。

法定代表人魏文生,该院院长。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丰润区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张磊

6、审结时间:201382

(二)基本案情

原告称,2012110日上午8邓秀芬因腰部疼痛到被告处就诊。被告对邓秀芬进行相关检查确诊其已怀孕,并检查确诊邓秀芬系宫外孕。在医生的指导下,被告服用了堕胎药物后出现呕吐、疼晕的状况。20121122059,邓秀芬入唐山市工人医院并于该院行刮宫手术,经该院的病理分析确定邓秀芬系宫内孕。被告辩称己方在对邓秀芬的诊疗过程中不存在过错,不同意对原告进行赔偿。

(三)事实和证据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下列证据:

1、丰润区人民医院出具的医患关系科接待登记表一份、关于患者邓秀芬诊疗情况报告一份;

2、邓秀芬于丰润区人民医院的住院证一份、住院病历记录五页、病情通知书一份、检查报告单两份;

上述两份证据拟综合证明原告邓秀芬因腰痛到被告处就诊,被告方错误的诊断为宫外孕并按此进行治疗,致使邓秀芬流产。

3、唐山市工人医院住院病历、诊断证明书、出院证各一份,拟证明通过病理检查,邓秀芬系宫内孕,腰部疼痛是椎间盘突出,丰润区人民医院的诊断错误;

4、医疗费票据十七张,拟证明原告邓秀芬因此支出医疗费5665.89元;

5、唐山市丰润区鹏辉涂料厂出具的误工证明两份,拟证明邓秀芬及护理人陈艳辉、陈学荣因此产生的误工损失。

被告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下列证据:

1、邓秀芬于该院的住院病历一份,妇产科学教科书70-76页的复印件,拟证明按照丰润区人民医院现有的技术设备条件水平在对邓秀芬诊治的过程中没有过错;

2、本院根据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的申请,经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京正【2013】临医鉴字第6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证明丰润区人民医院在对邓秀芬的诊疗过程中的过错及过错参与度。

(四)判案理由

医疗机构在在对患者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导致患者人身权益受到损害的,理应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依据鉴定结论可以认定被告院方在对原告邓秀芬的诊疗过程中,存在E级医疗过错,系原告邓秀芬流产的主要原因,并对原告邓秀芬的身心造成了损害,考虑被告的过错程度,应由其承担原告邓秀芬损失75%的赔偿责任为宜。另本案是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原告陈艳辉非院方的患者与被告之间亦不存在诊疗侵权行为,故对其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就邓秀芬主张的各项损失,医疗费5665.95元原告自愿主张5665.89元,该费用系原告邓秀芬因此次治疗实际支出的费用,原告所享有的社会保险福利待遇与被告赔偿责任不属同一法律关系,不应成为被告免除该部分赔偿责任的理由。住院伙食补助费本院支持200元(20/天×10天)、误工费支持4211.51元(36600/年÷365天×42)、护理费支持1000元(100/天×10天),交通费原告虽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但考虑其住院、出院及鉴定支出等实际情况,交通费本院酌定为500元。原告就其主张的营养费未有医嘱,本院不予支持。上述损失合计11577.40元(医疗费5665.89+住院伙食补助费200+误工费4211.51+护理费1000+交通费500元),应由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赔偿8683.05元(11577.40元×75%)。此外,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对原告邓秀芬的流产负有主要责任,导致原告邓秀芬在身体上及精神上均遭受了一定的痛苦,被告理应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考虑被告的过错程度、本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原告邓秀芬的年龄及现阶段的身体状况并依据公平原则,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酌定为5000元,故上述合计由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赔偿原告邓秀芬13683.05元。

(五)定案结论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五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赔偿原告邓秀芬各项损失合计13683.05元,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邓秀芬、陈艳辉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解说

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纠纷案件中,诉讼主体的原告应系因医院的诊疗行为受到损害,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患者。故对原告陈艳辉的诉请不予支持。医疗赔偿纠纷案件中根据过失相抵的原则,据情确定赔偿责任的比例,而不确定医院有责任就应由其承担全部责任。原告所保险的医疗费用系其所享有的社会保险福利待遇,与被告赔偿责任不属同一法律关系,不应成为被告免除该部分赔偿责任的理由。

附判决书: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

                民

2012)丰民初字第3610

原告邓秀芬,女,19861112出生,汉族,居民,户籍所在地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福园小区105402室 ,现住唐山市丰润区12小区147202室。

原告陈艳辉,男,1988313出生,汉族,农民,户籍所在地河北省唐山市路南区汉沽汉丰镇震新村一街614号,现住址同上。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窦敬,河北冀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住所地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曹雪芹西大街22号。

法定代表人魏文生,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孙丽杰,该院职工。

委托代理人王长福,河北京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邓秀芬、陈艳辉与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磊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邓秀芬、陈艳辉及其委托代理人窦敬、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的委托代理人孙丽杰、王长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二原告诉称,我二人系夫妻关系。2012110日上午8邓秀芬因腰部疼痛到被告处就诊。被告处医生对邓秀芬进行了询问,在告知医院邓秀芬已怀孕一月有余的情况下,被告再次对邓秀芬进行相关检查确诊其已怀孕,后经医院一系列的检查确诊邓秀芬系宫外孕,并于该日下午5时许入该院妇产二科。邓秀芬入院后当晚,按被告医院的要求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医生明确告知邓秀芬系宫外孕需马上堕胎。该晚在医生的指导下,被告服用了堕胎药物,后邓秀芬感到肚子疼,值班彩超医生说这种情况没事。2012112日上午,医生让邓秀芬继续服用堕胎药物,邓秀芬服用后出现呕吐、疼晕的状况,被告处医生对此未作出明确的解释。后邓秀芬在家人要求下转入唐山市妇幼医院,该院检查后告知邓秀芬的病情应到综合类医院检查。20121122059,邓秀芬入唐山市工人医院并于该院行刮宫手术,经该院的病理分析确定邓秀芬系宫内孕。正是由于被告的误诊行为导致原告服用堕胎药致使流产,被告的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了损害,经与被告多次协商未果,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要求其赔偿医疗费5665.89元、误工费6300元、护理费8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75元、交通费1000元、营养费3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74640.89元。望判如所请。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下列证据:

1、丰润区人民医院出具的医患关系科接待登记表一份、关于患者邓秀芬诊疗情况报告一份;

2、邓秀芬于丰润区人民医院的住院证一份、住院病历记录五页、病情通知书一份、检查报告单两份;

上述两份证据拟综合证明原告邓秀芬因腰痛到被告处就诊,被告方错误的诊断为宫外孕并按此进行治疗,致使邓秀芬流产。

3、唐山市工人医院住院病历、诊断证明书、出院证各一份,拟证明通过病理检查,邓秀芬系宫内孕,腰部疼痛是椎间盘突出,丰润区人民医院的诊断错误;

4、医疗费票据十七张,拟证明原告邓秀芬因此支出医疗费5665.89元;

5、唐山市丰润区鹏辉涂料厂出具的误工证明两份,拟证明邓秀芬及护理人陈艳辉、陈学荣因此产生的误工损失。

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辩称,一、邓秀芬于我院的诊断为宫外孕、宫内早孕?腹痛待查,并非原告所讲的最终诊断为宫外孕。二、邓秀芬入我院诊断为宫外孕、宫内早孕等均有依据。三、邓秀芬入我院后完善相关的化验检查,我院的医务人员向患者及其家属反复交代病情长达3个多小时,最后家属协商要求保守治疗宫外孕、不保胎。陈艳辉在病情通知患者或家属一栏书写如下:“同意治疗不保胎,因此不保胎治疗是原告的治疗选择。”四、医生依据患者的病情及时对症治疗。不存在误诊、误治的行为,我院在没有过错的基础上不应承担任何责任。五、陈艳辉不是我院的患者,邓秀芬在我院住院时间不足三天,我院按医学规程用现有的技术设备条件和医疗水平对邓秀芬进行诊断治疗,并根据我院的诊断结果确定初步的结论。经诊断的结果告知患者本人及其亲属后,双方议定的治疗方案,我院按此议定方案对患者邓秀芬进行了诊治,堕胎是患者一方的选择,并不是我院单方的决定,而是双方议定的结果。按我院的技术条件,按医疗常规对患者进行治疗,对患者不承担医疗责任。综上所述,原告所述事实不清,其诉请属过分的无理要求,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下列证据:

1、邓秀芬于该院的住院病历一份,妇产科学教科书70-76页的复印件,拟证明按照丰润区人民医院现有的技术设备条件水平在对邓秀芬诊治的过程中没有过错;

2、本院根据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的申请,经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京正【2013】临医鉴字第6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证明丰润区人民医院在对邓秀芬的诊疗过程中的过错及过错参与度。

被告对原告所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原告证据123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邓秀芬在该院有过诊疗行为,未证明医院在诊疗过程中的过错。原告所提交证据4医疗费票据中的两张住院收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称原告的实际损失数额应为3390.50元,其他已由城镇医保进行过支付,不认可赔偿。被告对该组中门诊票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2012127出具的化验费票据不予认可。原告所提交证据5的真实性被告不予认可,称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及护理人的实际工作情况及损失数额。

原告对被告所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1中的邓秀芬于该院的住院病历,真实性无法确定,并对该组证据中的妇产科学教科书复印件的真实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均提出异议。

原、被告双方对于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京正【2013】临医鉴字第6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均无异议,予以认可。

原告证据123被告对其真实性等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证据4系邓秀芬产生的合理医疗费支出,该票据不存在瑕疵,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证据5就误工、护理损失的证据存在一定的瑕疵,不能有效证明原告及护理人的固定收入情况,且未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情况,但原告所主张的护理费低于相关行业标准,以原告主张的100/天为准,护理人支持一人,护理天数支持10天。综合原告的流产情况、住院天数及在参考《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的基础上,原告主张误工42天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所提交证据1邓秀芬于该院住院期间的住院病历,原告未就其真实性等提供相反证据,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京正【2013】临医鉴字第6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原、被告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二原告系夫妻关系。原告邓秀芬怀孕约一个月时,因腰痛于2012110到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就诊,并于该日1610分入院治疗。该院入院及出院诊断均为1、宫外孕 2、宫内早孕? 3、腰痛待查。病历显示被告院方经与原告家属协商后,给与原告服用米非司酮杀死胚胎。2012112邓秀芬出现恶心、呕吐、腰痛加重等症状,于该日转入唐山工人医院入院治疗,诊断为不全流产,右卵巢囊肿、腰椎间盘突出,于该院行诊断性刮宫术后于2012120出院。该院所做的病理诊断显示所刮出的宫内物的送检标本中可见胎盘绒毛及滋养叶细胞。原告邓秀芬于上述两院共住院10天,支出医疗费共计5665.95元,其中城镇医疗保险统筹现金支付1676.85元。经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申请,由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就丰润区人民医院在对邓秀芬的诊疗过程中有无过错及过错程度进行鉴定。该中心于201371出具京正【2013】临医鉴字第6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认为被告院方在邓秀芬入院后早孕与宫外孕诊断尚不明确的情况下,没有进一步完善相关检查以明确诊断,而是按照宫外孕实施药物保守治疗,其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并出具鉴定意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在对被鉴定人邓秀芬的诊治过程中存在实施药物流产前未完善相关检查明确诊断的医疗过错,该过错与被鉴定人邓秀芬本次流产之间存在主要因果关系,本例医疗过错等级应属E级,即医疗过错参与度理论系数值为75%(对应的医疗过错参与度系数值为60%-90%)”原、被告双方对该结论均无异议。二原告均称在唐山市丰润区鹏辉涂料厂工作,该厂的经营者系原告陈艳辉,为个人经营。

另原告就其主张的交通费1000元、营养费3000元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认为,医疗机构在在对患者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导致患者人身权益受到损害的,理应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依据鉴定结论可以认定被告院方在对原告邓秀芬的诊疗过程中,存在E级医疗过错,系原告邓秀芬流产的主要原因,并对原告邓秀芬的身心造成了损害,考虑被告的过错程度,应由其承担原告邓秀芬损失75%的赔偿责任为宜。另本案是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原告陈艳辉非院方的患者与被告之间亦不存在诊疗侵权行为,故对其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就邓秀芬主张的各项损失,医疗费5665.95元原告自愿主张5665.89元,该费用系原告邓秀芬因此次治疗实际支出的费用,原告所享有的社会保险福利待遇与被告赔偿责任不属同一法律关系,不应成为被告免除该部分赔偿责任的理由。住院伙食补助费本院支持200元(20/天×10天)、误工费支持4211.51元(36600/年÷365天×42)、护理费支持1000元(100/天×10天),交通费原告虽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但考虑其住院、出院及鉴定支出等实际情况,交通费本院酌定为500元。原告就其主张的营养费未有医嘱,本院不予支持。上述损失合计11577.40元(医疗费5665.89+住院伙食补助费200+误工费4211.51+护理费1000+交通费500元),应由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赔偿8683.05元(11577.40元×75%)。此外,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对原告邓秀芬的流产负有主要责任,导致原告邓秀芬在身体上及精神上均遭受了一定的痛苦,被告理应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考虑被告的过错程度、本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原告邓秀芬的年龄及现阶段的身体状况并依据公平原则,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酌定为5000元,故上述合计由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赔偿原告邓秀芬13683.05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五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赔偿原告邓秀芬各项损失合计13683.05元,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邓秀芬、陈艳辉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665元,减半收取833元,由被告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  磊

 

                                                 二〇一三年八月二日

 

                                                       书 记 员  秦  芳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