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丰润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李福胜诉褚力东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案

2014-09-12 17:05:04 来源: 本站

 

李福胜诉褚力东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案

(一)首部

判决书字号: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2013)丰民初字第1367

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案

诉讼双方:

原告:李福胜,男,1960728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秦皇岛市卢龙县卢龙镇雷店子村23号。

被告:褚力东,男,19901121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亮甲店镇小泉村泉兴西四街2号。

被告:田国强,男,1980124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沙流河镇靳家屯村。

被告:华农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新华路1993层。

负责人许玉国,总经理。

被告:利宝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775501507室、9901901A902903905室。

负责人蒋安全,经理。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丰润区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张磊

6、审结时间:20131016

(二)基本案情

2012715215分许,被告褚力东驾驶冀BWG417号两轮摩托车沿国道102线由东向西行驶至辛店子路口时,与同向行驶的被告田国强驾驶的冀BAE176号小型轿车相刮撞后,被告褚力东所驾驶的两轮摩托车又与行人李福胜(农业户籍)相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被告褚力东及原告李福胜受伤的交通事故。

(三)事实和证据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下列证据:

1201287唐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第九交警大队出具的唐公交认字【2012-9-2】第22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一份,证明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经过和责任认定情况;

2、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出具的住院病历、用药明细、出院证各一份、诊断证明书两份、医疗费票据二十三张,证明原告因此事故受伤后在医院的诊疗及医疗费损失情况;

3、唐山市七星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出具的原告的工资表一份、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一份,证明原告住院期间需二人护理及因此事故产生的误工、护理损失情况;

4、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鉴定费票据一张,证明原告因此事故造成的伤残及后续治疗费用情况;

5、交通费票据八十一张,证明原告因此事故产生的交通费损失情况。

(四)判案理由

被告褚力东承担本案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田国强承担该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李福胜无责任,原告因此事故受伤致残所造成的各项合理损失理应获得赔偿。因肇事的BWG417号两轮摩托车未依法投保交强险,原告主张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被告华农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予赔偿其损失的意见,考虑到交强险设立的功能及立法目的,上述意见予以采纳,被告华农保险先行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及范围内承担原告的损失,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可按法律规定向被告褚力东行使追偿权。原告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及范围的损失,根据被告褚力东、田国强于本案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应由被告褚力东承担70%、被告田国强承担30%的赔偿责任为宜,被告利宝保险应按照商业保险合同的约定在不计免赔200000元的责任限额内承担应由被告田国强承担的赔偿责任。

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医疗费65157.34元、鉴定费800元、面部瘢痕治疗费3000元、内固定取出费4000元、残疾赔偿金48486元(河北省2013年度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农村居民人均年纯收入8081/年×20年×30%),证据充分且原告主张合理,本院均予以支持。住院伙食补助费本院认定支持640元(20/天×住院32天)、交通费认定支持800元。根据原告所提交的住院病历、出院证、临床鉴定结论等,原告的误工主张误工253天本院予以支持,其误工费本院认定支持25369.31元(36600/年÷365天×253天)、护理费认定支持2378.35元(13564/年÷365天×32天×2人)。另原告因此事故受伤致残,身体上、精神上均遭受了一定的痛苦,其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予以支持,但原告主张15000元,数额过高,综合考虑原告于此次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年龄、伤情、本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酌定为10000元。上述合计认定原告因此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为160631元。原告属于交强险医疗费项的损失为72797.34元(医疗费65157.34+住院伙食补助费640+面部瘢痕治疗费3000+内固定取出费4000元),超出交强险该项下的赔偿限额,应由被告华农保险在该项下赔偿10000元,由被告褚力东赔偿10000元;原告属于交强险死亡伤残项的损失为87033.66元(误工费25369.31+护理费2378.35+交通费800+残疾赔偿金48486+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未超出该项的赔偿限额,由被告华农保险实际赔偿。上述合计由被告华农保险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及范围内赔偿原告97033.66元。原告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及范围的损失53597.34元(160631-107033.66),应由被告利宝保险赔偿其16079.20元(53597.34元×30%),由被告褚力东赔偿其37518.14元(53597.34元×70%),上述合计由被告褚力东赔偿原告47518.14元,扣减已经垫付的3000元,应再赔偿原告44518.14元。

(五)定案结论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华农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李福胜97033.66元;

二、被告褚力东赔偿原告李福胜47518.14元,扣减已垫付的3000元,再赔偿原告李福胜44518.14元;

三、被告利宝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在商业第三者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李福胜16079.20元;

上述均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四、驳回原告李福胜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解说

我国交强险定位在于强调对受害人的损失填补功能,从而形成与侵权责任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相互脱钩的模式。在多车事故情形下,造成交通事故的原因有多个,但已投保的机动车一方肯定是原因之一,承包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应该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由已承包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先予赔偿符合交强险的立法目的,有利于受害人及时获得补偿,填补损失,更有利于交强险的基本保障功能。

 

附判决书: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丰民初字第1367

 

原告李福胜,男,1960728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秦皇岛市卢龙县卢龙镇雷店子村23号。

委托代理人俞贺云,河北沙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褚力东,男,19901121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亮甲店镇小泉村泉兴西四街2号。

委托代理人褚建(系褚力东之父),男,19651121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

被告田国强,男,1980124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沙流河镇靳家屯村。

被告华农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新华路1993层。

负责人许玉国,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郑义,该公司职工。

被告利宝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775501507室、9901901A902903905室。

负责人蒋安全,经理。

原告李福胜与被告褚力东、田国强、华农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华农保险)、利宝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利宝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磊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福胜及其委托代理人俞贺云、被告褚力东的委托代理人褚建、被告田国强、被告华农保险的委托代理人刘郑义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利宝保险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福胜诉称,2012715215许,被告褚力东驾驶冀BWG417号摩托车沿国道102线由东向西行驶到辛店子路口时,与同方向行驶的被告田国强驾驶的冀BAE17号轿车相刮撞后,又将正常行走的我撞伤。经交警队认定,被告褚力东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田国强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我无责任。被告田国强的肇事车辆在二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保险。我因此事故造成的损失为医疗费65157.34元、鉴定费800元、误工费37444元、护理费7269.1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00元、交通费4600元、后续治疗费7000元、伤残赔偿金4848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现将被告起诉至法院,要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下先行赔偿我的损失,不足部分由被告褚力东、田国强、利宝保险公司按事故责任比例承担,被告利宝保险不予承担的部分由被告田国强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下列证据:

1201287唐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第九交警大队出具的唐公交认字【2012-9-2】第22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一份,证明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经过和责任认定情况;

2、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出具的住院病历、用药明细、出院证各一份、诊断证明书两份、医疗费票据二十三张,证明原告因此事故受伤后在医院的诊疗及医疗费损失情况;

3、唐山市七星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出具的原告的工资表一份、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一份,证明原告住院期间需二人护理及因此事故产生的误工、护理损失情况;

4、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鉴定费票据一张,证明原告因此事故造成的伤残及后续治疗费用情况;

5、交通费票据八十一张,证明原告因此事故产生的交通费损失情况。

被告褚力东辩称,该事故发生经过应为我与田国强驾驶的车同向行驶,是我的车在前,田国强驾驶的车在后,两车相撞后,我的车又撞了原告李福胜,我愿意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田国强辩称,一、我没有与李福胜发生直接的接触;二、我也是事故的被害人之一,事故的发生经过为我驾驶冀BA176号小轿车由东向西正常行驶在102国道辛店子路口距102双黄线北侧约一米左右时听到自己的车辆一响,检查发现为车后杠外侧及右后页板损坏;三、褚力东因酒驾与我驾驶的车辆及原告相刮,其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四、褚力东驾驶的摩托车由马路的右侧约距边线1.5左右,倒地后在与路面滑行的痕迹约35-40,滑行左侧至102双黄线,李福胜如果没有占用机动车道,车不可能碰着他,行人李福胜为非正常行走。

被告华农保险辩称,一、褚力东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但褚力东有人伤损失,请法庭予以考虑;二、褚力东驾驶的摩托车属于机动车,应投保机动车交强险,无论褚力东是否为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原告的损失也应由褚力东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三、褚力东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田国强承担该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我公司核实相关证据后,应由我们双方共同承担,原告要求我方先行垫付的要求,我公司不予认可;四、田国强承担该事故的次要责任,在其他保险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我公司建议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均按照三、七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上述三被告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被告利宝保险辩称,一、我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商业保险不应作为本案审理的范围。本案涉案的肇事车辆冀BAE176号车在我公司只是投保了20万元的商业险,交强险并没有在我公司投保。根据我公司与被告田国强间的保险合同约定及我国合同法的规定,机动车商业保险应由被保险人根据保险合同向我公司办理有关的理赔手续,我公司作为保险人,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商业保险不应该成为本案审理的范围;二、我公司做为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应严格依照商业保险合同的约定确定我公司在商业保险保额内的赔偿责任。根据本案被告田国强作为被保险人与我公司所签订保险合同的约定,保险人责任认定应依据《利宝保险有限公司机动车商业保险条款(2010版)》第一章第一条,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的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和财产的直接损毁,依法应由被告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对于超过交强险各分项赔偿限额以上的部分,按照本保险合同的规定负责赔偿。涉案的车辆冀BAE176号并未在我公司处投保交强险,因此,对于原告受到的损害,首先应该由相应的责任主体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即应首先由案件肇事车辆冀BAE176号的交强险保险人承担。同时根据《保险条款》第一章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的规定,本案中根据交警队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被告褚力东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田国强承担该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李福胜无责任。本案中应首先扣减被告褚力东驾驶车辆冀BWG417和被告田国强驾驶车辆冀BAE176的交强险合计244000元,超过部分的合理损失再由商业险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30%的赔偿责任。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损失建议按照唐山市医保扣减平均值,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按50/天计算无依据。住院伙食补助费我公司认可32/天,并由法院审查后,结合实际的住院天数予以认可。原告主张的后续治疗费7000元需提供相关具备鉴定资质的鉴定单位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否则不予认可或等原告实际产生上述费用后再另行主张。原告主张的鉴定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均应在被告褚力东与田国强所驾驶车辆的交强险赔偿限额下进行赔偿,我公司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三、我公司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我公司不是本案争议双方的当事人,也不是加害方。只是作为保险公司参加本案的诉讼,在法律规定及保险合同约定的范围内,我公司愿意承担保险责任,但承担诉讼费用无依据,我公司不予认可。

被告利宝保险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该公司出具的车辆商业保险条款一份,证明相关的理赔规定情况。

原告所提交证据12被告田国强对证据1事故认定书的事故发生经过及责任划分有异议,其余各被告均予以认可。原告所提交证据3中就误工损失的证据,被告华农保险主张按制造业的行业标准计算误工费,并主张按农林牧渔业标准计算二人一个月的护理费,其余各被告对误工费证据均不予认可。原告所提交证据4中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各被告均无异议,但对该组中的鉴定费票据不予认可。原告所提交证据5中的交通费各被告称其所主张的数额过高,并主张应由被告华农保险及褚力东在800元范围内共同赔偿。

被告利宝保险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对其所享有的质证等诉讼权利的放弃。

被告利宝保险所提交的车辆商业保险条款,原告及被告田国强对其均无异议,予以认可。

原告所提交证据1系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经过及事故各方当事人应承担的责任所作出的专业性意见,被告田国强虽对其提出异议,但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主张,本院对该事故认定书予以采信。原告所提交证据2各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所提交证据3就误工费损失的证据存在一定的瑕疵,不能有效证明原告的固定收入情况,且未说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情况,误工费宜参考河北省2013年度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制造业36600/年计算。原告就护理费损失未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明,综合原告的住院天数、伤情、被告质证意见等,护理费宜参考河北省2013年度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农林牧渔业13564/年计算,被告华农保险认可按二人标准进行赔偿,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所提交证据4中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各被告均无异议,鉴定费系原告因此事故产生的合理损失,本院均予以采信。原告所提交证据5中的交通费票据形式、票据出具时间等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但考虑原告住院、出院、鉴定之所需,交通费确系原告实际支出的项目,本院酌定为800元。

被告利宝保险所提交的车辆商业保险条款,原告及被告田国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2012715215分许,被告褚力东驾驶冀BWG417号两轮摩托车沿国道102线由东向西行驶至辛店子路口时,与同向行驶的被告田国强驾驶的冀BAE176号小型轿车相刮撞后,被告褚力东所驾驶的两轮摩托车又与行人李福胜(农业户籍)相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被告褚力东及原告李福胜受伤的交通事故。201287唐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第九交警大队出具唐公交认字【2012-9-2】第22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褚力东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田国强承担该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李福胜无责任。

原告伤后到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32天,诊断为脾破裂、右小腿腓肠肌、比目鱼肌开放断裂缺损、右隐神经开放断裂、左内踝闭合骨折、左颧部、头皮裂伤、脑震荡、左颧、左肩、左肘皮擦伤、软组织挫伤、腰椎滑脱、肺挫伤等,于该院行伤口清创缝合术、神经吻合术、左内踝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脾破裂切除术等,开支医疗费等共计65157.34元。经唐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第九交警大队对外委托,2013326丰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出具丰润司法医学鉴定中心【2013】临鉴字第59号临床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李福胜之损伤属捌级伤残。面部瘢痕治疗费叁仟元整。内固定取出费用肆仟元整。”原告支出鉴定费800元,并就此主张误工253天,后续治疗费7000元、伤残赔偿金427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原告称系唐山市七星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员工,被告华农保险委托代理人刘郑义对原告李福胜的工作情况于庭后进行核实,确认其事故发生前于该单位工作,并认可按制造业行业标准赔偿其误工费。原告于庭审时主张按照护工行业标准主张二人的护理费,被告华农保险认可按农林牧渔业标准计算二人一个月期间的护理费。

另查明,BWG417号两轮摩托车的实际车主系被告褚力东,该车于事故发生时未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冀BAE176号小型轿车的实际车主系被告田国强,该车于被告华农保险处投保了交强险,于被告利宝保险处投保了不计免赔200000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该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事故发生后,被告褚力东为原告垫付了3000元。被告褚力东因此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已明确表示在交强险范围内放弃其权利。

本院认为,被告褚力东承担本案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田国强承担该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李福胜无责任,原告因此事故受伤致残所造成的各项合理损失理应获得赔偿。因肇事的BWG417号两轮摩托车未依法投保交强险,原告主张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被告华农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予赔偿其损失的意见,考虑到交强险设立的功能及立法目的,上述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华农保险先行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及范围内承担原告的损失,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可按法律规定向被告褚力东行使追偿权。原告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及范围的损失,根据被告褚力东、田国强于本案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应由被告褚力东承担70%、被告田国强承担30%的赔偿责任为宜,被告利宝保险应按照商业保险合同的约定在不计免赔200000元的责任限额内承担应由被告田国强承担的赔偿责任。

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医疗费65157.34元、鉴定费800元、面部瘢痕治疗费3000元、内固定取出费4000元、残疾赔偿金48486元(河北省2013年度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农村居民人均年纯收入8081/年×20年×30%),证据充分且原告主张合理,本院均予以支持。住院伙食补助费本院认定支持640元(20/天×住院32天)、交通费认定支持800元。根据原告所提交的住院病历、出院证、临床鉴定结论等,原告的误工主张误工253天本院予以支持,其误工费本院认定支持25369.31元(36600/年÷365天×253天)、护理费本院认定支持2378.35元(13564/年÷365天×32天×2人)。另原告因此事故受伤致残,身体上、精神上均遭受了一定的痛苦,其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但原告主张15000元,数额过高,综合考虑原告于此次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年龄、伤情、本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酌定为10000元。上述合计认定原告因此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为160631元。原告属于交强险医疗费项的损失为72797.34元(医疗费65157.34+住院伙食补助费640+面部瘢痕治疗费3000+内固定取出费4000元),超出交强险该项下的赔偿限额,应由被告华农保险在该项下赔偿10000元,由被告褚力东赔偿10000元;原告属于交强险死亡伤残项的损失为87033.66元(误工费25369.31+护理费2378.35+交通费800+残疾赔偿金48486+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未超出该项的赔偿限额,由被告华农保险实际赔偿。上述合计由被告华农保险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及范围内赔偿原告97033.66元。原告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及范围的损失53597.34元(160631-107033.66),应由被告利宝保险赔偿其16079.20元(53597.34元×30%),由被告褚力东赔偿其37518.14元(53597.34元×70%),上述合计由被告褚力东赔偿原告47518.14元,扣减已经垫付的3000元,应再赔偿原告44518.14元。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华农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李福胜97033.66元;

二、被告褚力东赔偿原告李福胜47518.14元,扣减已垫付的3000元,再赔偿原告李福胜44518.14元;

三、被告利宝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在商业第三者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李福胜16079.20元;

上述均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四、驳回原告李福胜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240元,减半收取620元,由被告褚力东负担420元,由被告田国强负担2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一三年十月十六

        王国宏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